第 25 章 (第1/5页)

南人风流,有时几句妙语,一番高迈的气度,便能迅速拉近双方的关系。

若慕朝游是男子,刘俭便是此时拉着她的手,与他抵足而眠也没什么可说的。

“今日与娘子相谈,我心生欢喜。”

刘俭浑然变了一副姿态,态度亲昵地说,“娘子可知道芳之今日也来寺中了

慕朝游一怔。不知道刘俭是怎么把话题又拐到这上面来的。

王道容也来了?

王道容和道兰交好,她倒是不意外他会来定林寺,但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刘俭说:“是同顾娘子一道儿来的。"

王道容生得貌美,建康不知多少小娘子芳心暗许。刘俭以为慕朝游和王道容相识,定然也是对

慕朝游听懂了刘俭话里的暗示,觉得这人实在是无聊透顶。

得到了个意料之外的反应,刘俭勾了勾嘴唇,正巧这个时候,远处并肩走来一道清拔的白色身影。

王道容从寺主待客的寝堂走了过来。

少年乌发鬢黑如漆,肌肤如晴光薄雪,光彩耀目,翩然若仙。

瞧见刘俭又与庶人厮混在一起。少年乌黑隽秀的眉头微微蹙起,“你跑什么?”

刘俭笑道:“我在和你那位小娘子说话呢!”

王道容不解:“什么小娘子?”

刘俭:“就我旁边这个慕小娘子一一”

一回头,只见身侧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慕朝游的踪影。

刘俭惊讶:“哎哎,人呢?”

王道容这时也多少猜出来了慕朝游或许在也在此地。

但他既已决心与慕朝游划定界限,因为只默默看着刘俭扭头到处找人而一言不发。

刘俭满头大汗找了半天,他才清清淡淡,超然出尘地说:“走吧。”

刘俭看他距他一尺站着,容色清淡如昔,乌发清洁,冰肌无汗,不由叹了口气

“还是你王芳之潇洒啊。”刘俭以比翼扇覆面,与王道容一边走一边笑说,“天生貌美,冰肌玉骨,引得不知多少小娘子追逐在后。那慕娘子对你另眼相待,顾娘子也与你情投意合。他语气里有点儿酸溜溜的滋味儿,

王道容充耳不闻。

刘俭摇着比翼扇,走了两步,想到慕朝游,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定然想不到刚刚那位慕娘子都和我说了什么。”

便将二人方才的对话又说了一遍。

一边说,刘俭一边莞尔,毫不掩饰眼里的赞赏与倾慕。

王道容侧眸久久看了他半晌,复又收回了视线。

他兼通儒释道三教,三教之间的争执与矛盾本就是如今士人素爱谈论的,最激烈的社会议题之一,慕朝游的这一番言论,举重若轻,看似轻描淡写,若非熟极儒道经典,焉能出口?可偏偏她有时候又对经史子集半知半解,乃至一窍不通。

王道容心中自然也有些触动,只是未曾表现在脸上而已。

刘俭用手肘又轻捣了他一下,“你与顾娘子今日又一同来定林寺,可是好事将近了?”

王道容垂眸淡道:“你是自己问?还是代你们刘氏而问?”

刘俭一愣,忍不住苦笑着大叫起屈来,“王芳之,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王道容平静地说:“陛下几年前为太子纳你刘氏女,难道还不容我多想么?”

为了防止琅琊王氏的做大,陛下这几年来动作不断,以姻亲笼络北方豪门,提拔诸如太原温氏在内的二等士族,又重用寒门。刘氏几乎是被半架上了皇党,与夏氏皇室站在了一边。

顾家是江东百年大族,王道容与顾妙妃的婚事,某种程度上也能反应这一大豪门的政治倾向。

刘俭今日这一连串的动作,在王道容看来意图昭然若揭。

刘俭忙喊冤,“你与我总角之交,我不过是关心好友的婚姻大事,你怎可将我想成那般狡诈小人?王道容:“我与那位慕娘子的确曾是旧相识,但如今并无任何干系,你以后莫要打探这些。”

与刘俭相交多年,王道容又怎么不知他是嘴上跑马,说起话来没个边际,实为他们三人之中最为心软重情之人。刘俭为人放浪任诞,不太在乎士庶之别,他好饮,喝醉了倒头就睡,常常睡倒在街角酒肆,与建康不少酒肆的老板都打成一片。"至于我与令嘉婚事。”

王道容不愿把话说得太清楚,只暖昧淡言道:“雾迷前路,江湖风波多恶。

顾家态度暧昧,王道容以为,以顾原为首的顾氏不会反对大将军进京,却也不会旗帜鲜明地与王家同进退。他与顾妙妃的婚事波折太多,恐怕难成。

王道容想娶顾妙妃。

无关乎情爱。

身为王家子,他一生规矩,所走的每一步都经过耐心丈量,精心计较过利弊得失,决不允许有任何行差踏错之处慕朝游是他人生之中一个小小的插曲,如桌上尘埃,一拂辄去,不值一提,也无足轻重。

他若能娶顾妙妃为妻,争取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