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第1/4页)

当真的见到季时,文喜不可否认,那一刻,她心底真的很高兴。哪怕她要死了,她想,只为这一眼,也满足了。幽冥四煞废了她的丹田,穿了她的心脏,此刻,她只剩下一口气硬撑着。

“季师兄。”

见到男人,明明那么痛,她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到她惨烈的模样,季神色冷极,快步走了过来,把人抱了起来。方一触手,便是满手的血腥。

那么多的血,竟是比上一

次在仙人秘境时还要浓烈刺眼。

他的手颤了颤。

“我带你回去。”季打横抱起文喜,便要走。文喜却拉住了他的衣袖,摇头,笑着说:“不用了,季师兄...我要死了。每说一个字,便是一口血吐出。

源源不断的鲜血流了出来,染红了整个人,整片地。季桁反射性收紧了双手。

“能在临死前,再看你一眼,真好。”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的迷恋终于不再隐藏。

她想,反正她已经要死了。

任性一次吧。

一次便好。

她终于忍不住拉住男人的手,说:“季师兄,我心悦你。”话落下的瞬间,她感受到男人抱着她的手又一次收紧。他冷着脸说:“不要胡说。”

果然是这样的反应啊。

“我没有胡说。”文喜声音越来越低,面如金纸,可一双眼睛亮的吓人,“我心悦你,是真的。”

“你不用觉得苦恼,我没想过破坏你和殿下的感情,咳咳....我本来是想藏一辈子的,对不起.....正我要死了,就让我任性一次吧。“....季师兄,祝你与殿下新婚大喜。抱歉,扰了你们的大典。我死后.....

“我说过,你不会死!”不等文喜说完,季便冷声打断,“你救我一回,我还你一次,我说到做到。”思索片刻,眼见着怀里女子越来越微弱的气息,季衔拧了拧眉,终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特殊玉瓶,打开。

文喜只觉眼前两道金光闪过,是两条蛊虫。

那.....同命蛊。

“只要我与你一同种下此蛊,你便死不了。”

她的心怦怦直跳。

“不行!”文喜一着急,便又喷出一口血,但她顾不上这点,忙道,“不能用同命蛊,这是你与殿下要在结侣大典上用的,不....然而话未说完,一条蛊虫已然钻进了她的嘴里。

“这只是权宜之计,待度过此关,我会寻法解开。”男人声音微顿,说,“我会向袅袅解释的。”

在季.毫不犹豫丢下众人,自大典中离去时,皇室众人脸色便都极为难看了。季.此行,哪怕再有理由,也无异于羞辱轻视。一个世家少主罢了,若是元祖在时,如何敢这般胆大妄为?

以乘宿为首的乘氏长老都面色铁青。

但他们也不能出口挽留,否则,怕是最后一丝脸面也没了。想必此刻,不知有多少人在笑话他们。谁让皇室没落到连一个大乘期也没有呢?

耀火长老脾气最爆,正要厉声喝骂,乘袅便是在这时站了出来。

少女仰着头,目光坚定地看向高坐之上,最后与曾祖目光相对。

“好!”乘宿一拍扶手,大声道,“你考虑得很是,不愧是我皇家儿女。降魔除恶,我皇室麦无旁贷。乘袅听令,本座命你即刻领一队化神金甲卫前往混沌之地,诛幽冥四煞,救出无辜之人!”“乘袅接令!”

“幽冥四煞这等凶徒人人得而诛之,我等也是九胥子民,也该出一份力。”各大宗门世家一一开口。幽冥四煞虽厉害,但修为最高的老大其实不过化神中期,之所以能如此狂妄,乃因他们修炼的功法,极擅长偷袭逃跑。所以出窍及其以上的大能都并未下场,只派了门下弟子跟上。

这正合乘袅之意,也在她计划之中。

她没拒绝,带着这些世家宗门的精英立刻前往混沌之地。一行人速度其实不慢,但等他们出去时,早已没了季衔和梅望雪的身影。梅望雪是合体大能,出事的又是他的爱徒,有如此速度很正常。

倒是季.,这番行为,着实意味深长。

不少人都偷偷观察乘袅的神色,却只见少女面色沉

肃,仿佛只一

心想要去除恶,

看不出有什么伤心难堪。但真的不难过愤怒?

日前,乘袅便派了人去昆仑之地。

当然不是如回天珠所想去救人,而是另有目的。她从来没想过要救文喜,相反,她还要促成此事。她很想知道,季珩会怎么选?是不管厌恶之人的性命,还是如书中描述?

真可惜,这一次,她与书里的‘乘袅一般都输了。

“你要快一点,如果能及时救下文喜,便用不上同命蛊了。”脑海里,回天珠紧张催促,“快快快。”“剧情有变,混沌之地那般大,谁知他们在哪里?”少女失落,“我便是想快也快不了。”

事实上,乘袅早便知道了季和文喜所在,此时不过是故意拖延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