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第1/3页)

虞查杳愣住,可能就没想过会从她的口中出现这个名字。

下意识的又问了一声:“什么?”

舒清晚神色静静,却很认真。轻声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谈微。

她之前从未问过,这一次,却想了解对方的存在。

之前他们以为她不知道谈微。可现在一想一一

虞杳杳脑袋嗡了下。

是了,她偶也会在这个圈子里,风声张张,她总会听闻这个名字。

想清楚后,虞杳奋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容隐,你完了。

她不可能瞒舒清晚的,但也可想而知容隐会是什么反应。

虞杳杳可怜地咬了下唇。

她感觉她都快要碎了。

她知道的其实也不多,毕竟具体的事情,只有两方当事人才清楚。她便只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了舒清晚而且,她也只是一个旁观者,或许会有误会,或许会有局限。

一虞查查可谓是小心翼翼,将这些事项说在前面。

舒清晚轻一颔首,随手拎着酒杯,示意她说。手腕细白,那只玉镯像是一抹浓郁的碧色在腕上流动。

会传出什么白月光,当然不会无缘无故。

据说他们当初刚分手的时候,谈微出国,容隐还追到国外去过。

那可是容隐啊。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他做过这种事情?

当年惊住了一圈的人。

舒清晚也怔然。她几乎想象不出那个画面。

她一直好奇他们相爱时的模样。

而现在,好像有了答案。

虞查杳停顿了下,“他们当年,好像还是谈微提的分手。”

加上谈微出国,容隐会追出去....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不愿意分的。

舒清晚动作微顿,愣几秒

她扯动了下唇,垂下眼,忽然有一种颓败的感觉。

原来,他们曾经这样相爱。

他也这样爱她。

所以才会谈微一回国,各种当年的传闻就甚嚣尘上。

看现在他们之间这样淡漠,舒清晚差点以为他们之间故事平平。

她轻舒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心口一直压着的一块重石反而放下。

说完后,虞查查不放心,随口道:“其实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也没什.....都是圈里在传而已,容二也不见得还在意。”她担心舒清晚听完会生气或者难过。

但舒清晚的唇边浮起浅浅的笑,“我没什么事,只是想知道一下。也不会告诉他。查杳,谢谢你告诉我。”他没有和她说起过谈微,也从来没有讲过他们的故事。

可她想知道。

谈微确实很美好,上次见面,一身温柔的白裙,像是皎洁的月光。

虽然她神情平静,但虞杳杳好似能看见平静下面隐藏的火山岩浆。

她的眸光微颤,勉强装作镇定地拿过自己的酒。

很好,容隐没有跟清晚说过。

她也完了。

发布会之后,择暮的热度持续走高。

舒清晚的热度也不低,只是她没有再露过面。

鹿苑也看了那天的直播,还有最近网上的情况。

择暮系列原本就是糅合了不少中国古典元素,她本身的风格真的很合适。如果她参与后续营销的话一定会很火,乘上这股东风。鹿苑也在劝舒清晚。

发布会当晚她同款的首饰价格并不会很便宜,但到现在都还在断货。中途补货几次,都是秒空,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蹲着的。这得是多强的影响强度啊?但舒清晚只是一笑而过。将它送到台前,她自己便施施然退场,没有参与这一场很高的热度。

要知道,她只是在直播间里短暂地露过一次面后都能

鹿苑托腮,只觉得遗憾。

叫自己的粉丝们念念不忘,时不时都会有人提醒。虽然她每次都插科打诨地掀过去,但要是舒清晚愿意,一定吸粉无数。她太适合这个圈。

不过现在也很好,从头到尾由她负责的项目大火,直接一举进入众人视野。

以后也会是她履历上很漂亮的一道成功案例。

舒清晚在家躺着,收到容隐消息:[来接我?]

他今天倒是下班早了,但是有应酬。应该还挺重要,非去不可。

看眼时间,现在应该差不多结束。

她问:[喝酒了吗?]

容隐:[嗯。喝了不少。]

她正想出去走走。回了句好,便起来换衣服,没再跟鹿苑聊。

按照他给的地址,舒清晚自己开车过去。

那边私密性很强,也能看得出今晚饭局的重要,基本上都是不能被打扰、也不想被知道日常行踪的人物。她其实感觉得到他最近忙得有些厉害。出差频繁,正式的应酬也多。

不像以前,很多应酬都是娱乐性质的,大多都是跟魏树他们,她也会一起去。

他没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