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之子26 (第1/2页)

六年,整整隔着六年的重逢。

时光能将许多东西都变得面目全非,比如南兰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稚嫩如小荷尖尖的少女,她梳上了妇人发髻,已另嫁他人。在南兰将他推开后,福康安从几乎淹没理智的狂喜中回过神,仔仔细细盯着她的目光很快就察觉到了这点。而后他眼睁睁看着南兰向后退了一步,与那此前从未被他看在眼里的黄脸大汉十指相扣,她目光坦然而平静地看着他淡淡道,“瑶林,这是我夫君苗人凤。”

说着,她又侧首看向苗人凤,记忆中总是清冷疏淡的眉眼如冰雪消融般渐渐柔和,眉梢眼角藏秀气,音容笑貌露温柔。他们对视一眼,就仿佛其中有千言万语的默契。

福康安冷眼看着这一幕,同样一寸寸冰寒彻骨的心底控制不住地想,原来她不是生性冷淡,原来她也会对人笑地这样温柔含情。福康安的目光微微向一侧转去,眼底弥漫开阴冷的杀意。

被他注视的人立即就知觉到敏锐地抬眼望了过来。

苗人凤只是瞥了福康安一眼就收回了目光,那样轻飘飘的,好似他是个什么并不值得在意的人。

从来都是福康安这样看旁人,少有旁人这样看他。

福康安倚仗的是远胜于其他人的权势,他能够轻而易举地

他看不顺眼的人或物清除,所以他可以高高在上,可以风轻云淡。

那么,苗人凤在福康安面前倚仗的是什么呢?

明明在场其他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妻子与这位福

子关系匪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暖昧的,唯独他自己淡然自若。

因为他自信他的妻子爱他。

在这场情爱的博弈场里,苗人凤已经坐拥庄家所有的青睐,所以他当然也可以对坐在对面捏着一点微薄筹码的福康安满不在乎。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人在乎胡斐和商老太以及

王剑杰兄弟之间的恩怨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南兰、苗人凤和福公子三人。

绝世美人,江湖豪侠,权贵公子。

这样的三种身份,取其一就足够吸引人眼球,更何况是三者之间的爱恨纠缠,显然更加轻而易举勾起人们探究的欲望。南兰无意再继续让自己变成日后他人口中的谈资。

与福康安的重逢是意料之外,现在更重要的是关于吕小妹一家的血仇,此刻她的仇人陈禹还无知无觉地在一旁做着局外人呢。“瑶林,我们的事之后再说。"

南兰看向赵半山以及藏在他身后的吕小妹,“赵三哥,你带着这孩子来认认人吧。”

陈禹的事很好解决。

论武功,他原本连吕小妹的父亲吕希贤都不及,不过是趁人病重之危,又有帮手以多欺寡,就更别提能与赵半山相较了。他如今在福康安手底下做事,这原本是个靠山。

但福康安在见到南兰后哪里还有心思管旁的闲事,就是没有她在,在他看到曾经掳走他给他带来深重阴影的赵半山后也会识趣的。因此当下只在一旁冷着脸看着,半点没有插手的意思。他这个做主的人如此,与陈禹同行的人就更是如此了。江湖上不缺少重情义轻权势的人物,但能投靠在权贵之门下做事的江湖人里显然大概率不会是这一类人。他倒是搬出了他之前做事的王府出来,想要让赵半山有所忌惮,但赵半山连乾隆帝的雍和宫都闹过,岂会惧怕王府威势?眼看不敌赵半山这位太极门老前辈,陈禹竟还想挟持吕小妹做人质,赵半山没想到他这人如此诡计多端,厚颜无耻。但心思细腻的南兰早防备着他,及时示意苗人凤出手。

苗人凤生平不爱事先筹划,因为预料的事多半做不了准,多是事到临头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南兰与他算是截然相反。大抵是因为没有他这身能直面一切阴谋的强大武力,南兰向来是走一步看十步,多思多虑,事先想好接下来会出现的多种局面。他们在外游历的这几年里,少不了遇上拔刀相助或是仇家寻仇的时候,南兰虽不会武功,但也不是全然只能依赖苗人凤保护的菟丝花。许多次正是因为她的多思多虑,才避开了陷阱阴谋。

到如今苗人凤索性已养成了听从妻子指示的习惯,及时救下了吕小妹,而陈禹也被赵半山用一发独门暗器取了性命,清理门户。陈禹身死,事情本该到此为止。

但这时南兰忽然直觉到不对,她四下里一环视,便发现厅内不知何时少了人,商老太、商宝震和商家堡的下人都不见了。大厅的门不知何时被关上,这是一扇巨大的铁门,通向内堂的门也被关紧,那同样是一扇铁门。

除了两道铁门,没有一扇窗户。

相当于此时大厅几乎完全处于密闭的状态,而且不知是否是错觉,总觉得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闷热。

南兰突然走到一旁没有被方才的打斗波及到的一桌席面上取了一杯酒水,泼在了紧闭的大门上。

其他人见她突然的行动本觉得莫名,直到看到酒水落在铁门上,就像落在烧热的铁锅上一般立即噗嗤嗤匕为蒸汽才惊觉不对

“火,有人在外面烧火。”

南兰看向苗人凤,冷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